2019年7月21日 星期日 首页 校园动态 党建之窗 德育教育 教学教研 体艺心理 师生荣誉 招考信息 公示公告 学习交流  
包头教育云招生考试登录
学习交流(杜校长推荐)
包33中选修课抢课入口
包33中音体美抢课介绍!!!!!!
● 包33中校友名录征集启事
 

秦帝国是中国统一文明正源
浏览次数: 1439 发布时间:2014-11-12
  

来源: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(2014年10月31日 第7版)    □ 作者  孙皓晖 
推荐:包头三十三中校长杜海宽

  时代精神锻铸的大秦帝国,最集中体现了那个时代的强势生存精神。这种强势生存精神,可以概括为六个基本方面:
  其一,求变图存的变革精神,连绵不断的革命性变法,激发民众最旺盛的生命活力,以国家最强大的实力为生存之本。其二,对外部野蛮民族与愚昧文明的冲击,实行“强力反弹,有限扩张”的战略,既不在“强力反弹”中过度复仇,也不在“有限扩张”中泯灭自己。其三,整合统一,霸气巍巍,绝不允许裂土分治长期存在。其四,自觉秉持多元文明理念,对以种种形式流入的异质文明兼容并蓄,消解融合,使华夏文明的根基不断趋于广阔坚实。其五,崇尚法治,在长期的战争时代自觉追求战时法治,不以战争为由剥夺社会、遏制社会。这种高远的国家精神,是中国古典社会之唯一。其六,贵士敬贤的社会土壤极其丰厚,“用贤者兴,缓贤者亡”,成为自觉实行英才治国的强大推动力。

  先说说那个伟大的时代与伟大的时代精神。
  秦政权兴亡沉浮的五百多年(从秦立诸侯国到帝国二世灭亡),是中国历史上最为自由奔放、充满活力的大黄金时代。用那个时候的话说,那是一个“礼崩乐坏,瓦釜雷鸣,高岸为谷,深谷为陵”的剧烈变化时代。用历史主义的话说,那是一个大毁灭、大创造、大沉沦、大兴亡,从而在总体上大转型的时代。青铜文明向铁器文明的转型,隶农贵族经济向自由农地主经济的转型,联邦制国体向中央集权国体的转型,使中华民族在那个时代达到了农业文明的极致状态。
  这个辉煌转型的历史过程,就是秦帝国生灭兴亡的历史过程。
  春秋战国孕育出的时代精神,是强力竞争,是强势生存。用当时的话说,就是“大争之世”。所谓大争,就是争得全面,争得彻底,争得漫长,争得残酷无情。春秋三百年左右,王权衰落,诸侯纷争组合,各种新势力活跃涌动,就像春水化开了河冰,打碎了古典联邦王国时代的窒息封闭。铁器出现,商业活跃,井田制动摇,新兴地主与士人阶层蓬勃涌现,整个社会的生命状态大大地活跃起来。
  于是,旧制度崩溃了,旧文化破坏了,像瓦罐一样卑贱的平民奴隶雷鸣般躁动起来,高高的山陵塌陷了,深深的峡谷竟然崛起为巍巍的大山。进入战国,这种普遍纷争终于演变为实力大争,开始了强势生存彻底化的国家竞争。弱小就要灭亡,落后就要挨打,成为几乎没有任何缓冲的铁血现实。彻底的变法,彻底的刷新自己,成为每个邦国迫在眉睫的生存选择。由此引发的人才竞争,赤裸裸白热化。无能的庸才被抛弃,昏聩的国君被废黜,名士英才成为天下争夺的瑰宝,明君英主成为最受拥戴的英雄。名将辈出,名士如云,能才当国,英主迭起。中华民族的所有文明支系,都被卷进了这场全面彻底的大竞争之中。经济、政治、军事、文化、科技、管理,举凡社会生活的所有领域,都在大争之中碰撞出最灿烂的辉煌。战争规模最大,经济改革最彻底,权力争夺最残酷,思想争鸣最激烈,建设精神最强烈,国家管理水平最高,民众命运与国家命运联系最紧密,创造的各种奇迹最多,涌现的伟人也最多……所有这些,都是后来的时代无法与之比肩的,甚至是无法想像的。
  在这样的历史土壤中成长的秦帝国,是那个伟大时代强力锻铸的结晶。
  秦帝国崛起于铁血竞争的群雄列强之林,包容裹挟了那个时代的刚健质朴、创新求实精神。她崇尚法制,彻底变革,努力建设,统一政令,历一百五十余年六代领袖坚定不移地努力追求,才完成了一场最伟大的帝国革命,创建了一个强大统一的帝国,创建了恒久不灭的中国统一文明,开创了一个全新的铁器文明时代,使中国农业文明完成了伟大的历史转型。
  时代精神锻铸的大秦帝国,最集中体现了那个时代的强势生存精神。
  中国统一文明体系所以能够绵延相续如大河奔涌,秦帝国时代开创奠定的强势生存传统,起到了决定性作用。这种强势生存精神,可以概括为六个基本方面:其一,求变图存的变革精神,连绵不断的革命性变法,激发民众最旺盛的生命活力,以国家最强大的实力为生存之本。其二,对外部野蛮民族与愚昧文明的冲击,实行“强力反弹,有限扩张”的战略,既不在“强力反弹”中过度复仇,也不在“有限扩张”中泯灭自己。其三,整合统一,霸气巍巍,绝不允许裂土分治长期存在。其四,自觉秉持多元文明理念,对以种种形式流入的异质文明兼容并蓄,消解融合,使华夏文明的根基不断趋于广阔坚实。其五,崇尚法治,在长期的战争时代自觉追求战时法治,不以战争为由剥夺社会遏制社会。这种高远的国家精神,是中国古典社会之唯一。其六,贵士敬贤的社会土壤极其丰厚,“用贤者兴,缓贤者亡”,成为自觉实行英才治国的强大推动力。
  这种强势生存精神,已经在中国文明的历史发展中,一以贯之地表现了出来。否则,我们这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国度,根本不可能在统一文明形态下顽强生存数千年而成为世界唯一。
  大秦帝国是中国历史的又一个黑洞,一个巨大的兴亡之谜。
  她只有15年生命,像流星一闪,轰鸣而逝。
  巨大的历史落差与戏剧性的帝国命运,隐藏了难以计数的神奇故事,以及伟人名士的悲欢离合。他们以或纤细、或壮美、或正气、或邪恶、或英雄、或平庸的个人命运,奏响了一部宏大的历史交响乐。帝国所编织的统一文明框架,帝国所凝聚的多元文化传统,今天仍然规范着我们的生活,渗透在我们的灵魂中,构成了中华民族最为坚实的生命支柱。
  这些,就是《大秦帝国》要用故事去表现的最基本内涵。

  虽然我们没有忘记秦帝国,但却淡漠了那个时代的勇气与创造力。
  在这种民族精神的衰退面前,欧洲人的复兴之路是我们的镜子。
  当欧洲社会因中世纪的死海将要窒息时,欧洲人发动了文艺复兴,力图从古希腊与罗马帝国生气勃勃的文明中,召回强大的生命力。历史没有辜负欧洲民族。正是古希腊与罗马帝国原生文明的光焰,摧毁了中世纪宗教领主社会的藩篱,引发了波澜壮阔的启蒙运动。一个新兴的资产阶级破土而出,开辟了人类历史的新纪元。
  被尘封的历史竟然有如此巨大的力量?
  原生文明,是一个民族的根基。一个国家,一个民族,在她由涓涓细流汇聚成澎湃江河的历史中,必然有一段沉淀、凝聚、升华、成熟的枢纽期。这个时代所形成的以民族生存方式为核心的文明形态,如同一个人的生命基因,将永远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影响或决定一个人的生命轨迹。这种文明,便是原生文明。各个民族对其原生文明的深刻反思,从来都是各个民族在各个时代发挥创造力的精神资源宝库。
  当许多人在西方文明面前底气不足时,当我们的民族文明被各种因素稀释搅和得乱七八糟时,我们淡忘了大秦帝国,淡忘了那个伟大的时代,淡忘了向巨大的原生文明时代寻求“凤凰涅槃”的再生动力。
  与西方原生文明相比,秦帝国开创的中国统一文明更加灿烂,更加伟大。
  与中国春秋时代大体同步的古希腊文明,温和,脆弱,娇嫩。虽然开放得多姿多彩,终是缺乏一种强悍的张力,缺乏一种坚忍的抵抗力。所以,在罗马军团的剑盾方阵面前,古希腊文明倏忽就崩溃灭亡了。这是一个文胜于质的民族的必然悲剧。
  幅员辽阔的罗马帝国,则是铁马剑盾铸成的刚性社会。她没有汲取希腊文明而融汇改造自身,本民族又缺乏丰厚渊深的原生文明。所以,罗马帝国在岁月侵蚀中,无声无息地解体了。这是一个质胜于文的民族的必然悲剧。
  大秦帝国则不然。她既创造了博大精深的统一文明体系,又具有强悍的生命张力与极其坚忍的抵抗力。自然条件的严酷、内部整合的激烈、野蛮部族的蚕食、强大外敌的入侵、意识形态的较量、各种异质文明的渗入,都远远未能撼动她的根基。秦帝国兴亡沉浮的五百多年中,华夏文明历经千锤百炼而炉火纯青,具有无可匹敌的独立性与稳定性。秦帝国时代创建的统一文明,使中国人在此后2000多年中历经坎坷曲折而没有亡国灭种。
  我们可以骄傲地说,在这个地球上,只有中国人创造的原生文明,在自己的国土上绵延不断地生存发展到今天。
  这绝不是“地大物博,人口众多”所能解释的。
  罗马帝国不大么?奥斯曼帝国不大么?拜占庭帝国不大么?一个一个,灰飞烟灭,俱成过眼烟云。这些帝国所赖以存在的民族群,也都淹没消散到各个人类族群中去了……唯有中国民族所建立的国家,始终是以其原生文明为共同根基的国家。
  还得感谢大秦帝国,我们那伟大的统一文明的创造者。
  还得感谢这种原生文明所蕴涵的奋争精神与生命张力。
  这是写作《大秦帝国》中经常涌动的骄傲与激情。
  否则,我是无法坚持这么多年的。

  从文学艺术的角度来说,大秦帝国无疑是一个世界性题材。
  这不仅仅在于秦帝国对中国历史的奠基作用,从文学艺术的角度看,更重要的在于这个时代本身的故事性。中国原生文明期的春秋战国时代,是中国人心目中的圣土。政治的、经济的、军事的、科学技术的、文学艺术的、法学的、哲学的、神秘文化的……举凡基本领域,那个时代都创造了我们民族的最高经典,并当之无愧地进入了人类文化的最高殿堂。仅以战争规模论,秦赵长平大战,双方参战兵力总数超过一百万,秦歼灭赵国主力大军五十余万。如此战争规模,即或在当代,也仍然放射着炫目的光彩而难以逾越。而创造这些奇迹的各种风云人物,以及这些事件过程的曲折艰难,都构成了作家无法凭空想像的戏剧性故事。展现这些人物,展现这些故事,展现这些令人感慨欷歔的历史血肉,是文学艺术的骄傲,是文学艺术的使命。
  在中国元代以前,中国是世界文明的中心,西方世界是当时的“周边文明”。
  秦帝国及其之后的1000余年,中国的强盛衰落,曾经总是居于世界的中心潮流,无不对世界其他文明发生着深远的冲击与影响。宋代之后,中国文明迅速趋于僵化衰落,一路踉踉跄跄地走到了晚清末世。从中国历史的大格局看,中国文明所以具有悠长内力的根源,在于秦帝国创建的统一文明,而不是别的任何时代的任何业绩。
  从这一点来说,帝国时代创造统一文明的过程及其史诗般的兴亡幻灭,是当今世界具有最大开采价值的文化富矿。文学艺术对这段历史的开发,更具有特殊的意义,特殊的价值。因为,只有文学艺术,才能形象地告诉人们,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,那个时代人的生命状态是何等饱满、何等昂扬、何等自信、何等具有进取精神!(孙皓晖)

 
中国文化精神的特质
人生的非线性回报
对于教师来说,思想贫困是最常作印大的贫困
如何改进学校整体的教学
新时期改革开放有什么不同
《论语》趣
张英家训的当代启示
做回你自己
劝 学
小议“师道尊严”
全球化,没有解决好的三个问题